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事例>>零度关注 拯救少年“网虫”,七旬老人的“拦网”情结

零度关注 拯救少年“网虫”,七旬老人的“拦网”情结

发表时间:2013-08-13 17:38      作者:曙光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零度关注

  刘庆文和王桂英一起巡查网吧。

  不少违规接纳未成年人的网吧成了网瘾少年的留恋地。“电子海洛因”的侵蚀,让一个个网瘾少年深陷网游无法自拔;

  活跃在天水大街小巷的网络义务监督员,“网”住了天水市100余家网吧,为网瘾少年构筑起一道“防火墙”。

  高温天 七旬老人去“泡吧”

  8月3日,30多度的高温火辣辣地炙烤着,感觉不到一丝凉风吹过。

  下午3时许,七旬老人刘庆文和王桂英按事先约定的时间,在天水市秦州区政府门前碰面。

  “今天是周末,必须到步行街和商业城的网吧去看看!”说话间,戴着太阳帽、骑着电动自行车的刘老随同伴王桂英一起小心翼翼地过了马路,来到步行街“新浪网吧”门口。

  锁好自行车,刘庆文和王桂英从各自的手提袋里拿出红色的“义务监督员”胸牌,挂在胸前,随后进了网吧。

  “刘主任、王主任,天这么热两位还来呀?”正在招呼生意的网吧业主转身看到两位老人进去,非常热情地迎了上来。

  “今天生意怎么样?没有违规吧?”刘庆文一边朝里走,一边随意问道。老人问的“违规”是指接纳未成年人上网和网民上网没有实名登记。

  “哪儿敢啊,您老看看,这些网名都是通过身份证实名登记的。”业主说。

  这时候,王桂英则一排排地向正在上网的人脸上瞅去。

  “姑娘,我能看看你的身份证吗?”王桂英面带笑容站在一名姑娘身边问道。

  “请问你是谁啊?身份证能随便给人看的吗?个人信息泄露了咋办?”正专心上网的女孩,有些不太情愿地说。

  “不好意思,我们是网络义务监督员。”王桂英把胸牌让女孩看了一下。

  女孩看着面前一把年纪的王桂英已被汗水湿透的发梢一绺一绺的,似乎感觉到不好意思,便拿出身份证,交给王桂英。

  王桂英在门口亮光处,扶起老花镜,仔细地看了看,女孩是1989年出生的……

  “老板,给我开台机子,我也上上网!”刘庆文在一台黑屏电脑前坐了下来。

  “我俩坐下来休息会儿,顺便再看看一会儿有无小娃娃进来。”刘庆文对王桂英悄悄说。下午4时,看着网吧内确信没有未成年人来上网时,便关掉机子开始四处巡查。

  新浪网吧楼上楼下3层,刘庆文和王桂英从楼上走到楼下,没有发现违规情况。

  离开新浪网吧,两位老人跨过步行街,又去了另一家网吧。

  那一瞬 他决定去当网吧监督员

  说起自己干网络监督员的这几年,刘庆文老人打开话匣子,一幕幕如同电影似的展开。

  3年前夏天的一个傍晚,闲着没事的刘庆文去街边休闲区纳凉。当他顺着人行道路过一家网吧时,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哀求声和一名小孩的“呜呜”声。

  “这是我家的小孩,以后要是偷偷地来这里上网,麻烦你们一定给劝出去!”

  刘庆文停下脚步循声望去,只见一名中年妇女拖着儿子,在向网吧业主说着什么。刘庆文上前询问得知,眼前的年轻妇女是位单亲妈妈,由于工作上、下午倒班,有时儿子的午饭或晚饭她难免没时间做。妈妈尽可能多给儿子留点饭钱,没想到时间一长,她才知道儿子偷偷拿饭钱去上网,还时不时逃课。儿子的网瘾已经很深了!

  刘庆文看着眼前这个即将升初二的小男孩和这个单身母亲,心情无法平静。他想起平时经常听到谁家的孩子因为沉迷于网络而学坏了、谁家的孩子因为上网逃学了等等,心一下子揪得更紧了!

  儿子陷入网游无法自拔,这位妈妈首先想到的是给儿子铲除网源,在实在不能保证儿子能自己从网游中走出来之前,她所能做的只能是拖着儿子去向网吧业主求情,拜托他们以后不要让孩子进网吧。

  当听到这位妈妈还要继续走几家网吧“求情”时,老刘决定跟着一起去看看。在秦州区商业城附近,他们一连去了两家网吧。

  “未成年人上网本就是不允许的事,放心吧,不会让他上的!”业主们随声应付。

  在第三家网吧,这位妈妈却遭到了嘲讽和拒绝。“你儿子要上网,你们做父母的都管不住,我们怎么管呀?”网吧一位工作人员爱理不理地说。听了这话,又急又气的妈妈把儿子拖出网吧,当街就是一顿狠揍:“叫你不要到网吧来你就是不听,看你以后怎么办!”一边打,一边母子俩一起哭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母子俩,刘庆文出门遛弯的闲情逸致消失得无影无踪,老人劝了一会儿孩子的妈妈后,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心情复杂地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一宿没睡好的刘庆文做出一个决定:“退休闲着没事,不如我去网吧为未成年人上网‘拦网’吧!”

  这一干,刘庆文一连几年就没再闲下来。时间一长,城里有多少家网吧,哪些网吧做得好,哪些做得不好,他心里都有数。2011年,他和王桂英等十几名退休老人被省直机关工委和省文化厅联合聘为网吧“五老”义务监督员。

  摸家底 从根子上拉回孩子的心

  当上“义务监督员”后,刘庆文觉得再次踏进网吧时,比之前没名没分去管这事底气足多了。每逢寒暑假、放长假、周末等时段,是他和同伴进入网吧最频繁的时候。一开始,看到这些“多管闲事”的老头、老太,网吧老板和上网的未成年人都不买账:上网又不犯法,你们这些老头退休了不在家好好歇着,出来管这些闲事干什么!还有的网吧,专门找人在门口放哨,一看见这些老人进来了,就赶紧转移目标,和这些老人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

  然而,网吧业主越是这样,越让刘庆文等觉得“网络义务监督员”存在很有必要。一次、两次……老人步履蹒跚却又较真的那股子劲儿终于感动了大部分网吧的老板。后来,走在路上,经常也会有不认识的人来“通风报信”——哪个网吧刚才进了一个小孩、哪个小区里还有一个黑网吧。

  时间一长,刘庆文觉得光是站在网吧门上堵不是办法,还得从根子上解决问题。

  他所在的秦州区尚义巷社区有两名未成年人喜欢上网。经过走访,他发现了两个小孩不为人知的一面。原来,由于父母均在服刑,两名小孩由爷爷、奶奶照顾。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孩子缺乏父疼母爱,难免产生自卑心理,不愿意和人沟通。

  “看着小小娃娃那个样子,我的心疼啊!”刘庆文说。

  于是,他便隔三岔五去找孩子,和他们沟通、聊天。为了打消孩子的顾虑,拉近爷孙间的距离,刘庆文每次去之前,都要在网上看看最近都流行哪些娃娃感兴趣的事,做足功课。如此一来,有了共同语言,他们从开始聊天时的无话可说发展到无话不说。慢慢地,两个孩子消除了戒心,对刘庆文爷爷说:“我们的家人都不愿意管我们了,您还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一定好好学习,不会再让爷爷您操心。”听到孩子说出这种话,刘庆文觉得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交谈中,刘庆文了解到这两家人生活困难时,他多方奔走,协调社区给解决了低保,还帮其中一户申请了小额贷款。

  2012年年初,刘庆文专门组织30余名未成年人,在尚义巷社区活动室举办了一期以“拒绝进入网吧,关心健康成长”为内容的知识讲座。面对这些稚嫩的孩子,他把自己经历过的典型事例,深入浅出地加以剖析和解读,令孩子们受益匪浅。

  闲不住这个“闲事”坚持管下去

  如今,刘庆文把网吧义务监督员工作当做每天生活的一部分,尤其现在是暑假期间,他更是紧盯网吧不松懈,和他一起担任网吧义务监督员的“五老同志”被社区居民誉为“闲不住”的老人。

  “干这个活以后,听到有些街坊邻居闲言碎语很多,也有人背地里说我老了还多管闲事。无所谓,我本来就闲不住,如果我还能动弹,这个闲事我会坚持管下去!”刘庆文乐呵呵地说。

  “说实在的,现在网吧的管理比以前好多了,尤其是实行实名制以来,未成年人上网的现象基本得到遏制。”刘庆文说,在出现监督员之前,对于网吧的管理主要靠文化市场执法大队检查。可毕竟,天水市这么多网吧,难免会鱼龙混杂,有些网吧经常互相通风报信,要检查也很难。有了这些监督员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随时都可能会冒出来,由于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更容易获得信息,这就相当于在全社会的各个角落布满了监督的“眼睛”。

  2012年,刘庆文在大量走访调研的基础上,撰写了一份调研报告,建议天水有关部门成立网吧行业协会,制定网吧行业公约,以此促进行业自律与自制,最终形成执法大队、行业自律、义务监督员的三重监管网络,解决未成年人上网问题。目前,网吧行业协会的建立正在酝酿中。

  现在,在秦州区东关片区,晚饭后出来遛弯的人经常能看到刘庆文的身影。

  “老刘,又要开始巡视啦?”一路上,不时有熟人与他打趣道。

  “是啊,孩子们放暑假了,去网吧转一转,放心些。”刘庆文下意识地摸了摸裤兜里的监督证,加快了脚步。

  ■文/图 本报记者 王兰芳

上一篇:满载正能量 一路好风景 下一篇:朝阳产业蓬勃兴起 休闲农业跨越发展

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评价: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