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事例>>“三农”变革:论农牧乡建一体化集团模式

“三农”变革:论农牧乡建一体化集团模式

发表时间:2016-04-27 13:15      作者:贺孟恩 来源:新浪新闻 点击次数:
  新年伊始,创联新农业智库创始人,首席研究员孙北国在中央党校举办的“中国经济发展突破点论坛”上,以《“新企农人”顶层设计体系,打开主粮产业“三农”协调发展突破点》为题,***发表了新农十三观和农牧城建一体化大型农业集团九大价值创造的演讲。
  孙北国演讲中的一个重要观点和体制设计,就是贯彻五大发展理念,向农业和农村汇聚资源,在中国最底层的主粮农村造一部新农业发展的快车,建一条体现党和农民意愿的新农村的发展轨道,让农民坐上车,让新农业快车沿着顶层设计的轨道拉着农民跑,再不能让农民自己跳独角戏。
  [正文]
  寻求“三农”变革的落地发展路径,必须以辩证的哲学发展理念清晰认知现有农民群体难以承担“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使命。而且还要进一步清晰评判依靠“培养新型农民”、“支持农民工返乡创业”、“鼓励大学生务农”等举措,因为没有组织化体系为依托,没有明晰的产业化发展举措为引导、没有切实的保障为动力,没有美丽乡村配套建设的人文和社会环境,也难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在农村建立起农业现代化所需的人才军团和强大的组织化体系。
  这样,“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基本国策,在落地执行上就因缺人才、缺团队、缺组织体系而不能实现改革的预期效果。这就是最应当打开的“三农”核心痛点。
  造成这一深层次矛盾蔓延的主要问题是现行体制政策让农民跳独角戏。
  农民跳独角戏的农业政策理论,其核心思想和主要观点是“农业的事农民干”、“农村的事农民管”、“农民的地农民种”、“农民自己的事还得农民自己解决”。
  一、“三农”变革再不能让农民跳独角戏
  “三农”变革再不能让农民跳独角戏,否则就是机械、片面的错误理解“以农民为主体”、“尊重农民意愿”的中央宏观战略思想。不愿意承认粮农群体不仅弱势而且也很弱能;不愿意承认种粮的农村不仅经济贫困落后而且社会和文化生态严重断层;不愿意承认粮农群体由于长期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所造成的价值观扭曲。
  “三农”变革再不能让农民跳独角戏,否则就是长期排斥“工商资本”进入粮食种植领域。长期僵化、教条理解“以农民为主体”、“尊重农民意愿”的中央宏观战略思想,缺乏直面“三农”核心痛点、进行理论突破的勇气;缺乏透彻研究国情民情、进行辨证哲学思考的理念;缺乏清晰洞察国内、国际主粮产业发展大势的视野。
  “三农”变革再不能让农民跳独角戏,否则就是误导国家农业产业发展政策,造成“三农”深层次矛盾蔓延,导致政策研究指导理论与中央核心战略方向和大发展理念不贯穿,多个执行性文件都体现出执行战术与中央核心战略思想脱节。
  “三农”变革再不能让农民跳独角戏,否则就是缺乏辨证哲学发展理念的最突出表现,让最弱势、弱能的农民阶层作为责任和利益的双重主体去承担中国农业千百年来的最伟大变革,却把组织力、精神力、人才力、文化力、市场力、资本力、科技力、模式力等最具创新创造潜能的、可能深刻改变“三农”问题现状并推动中国农业历史性进步的重要资源和生产力要素置于从属化甚至边缘化、排斥化……
  政府关于“三农”发展的诸多实施路径规划和媒体宣传导向,似乎都是将农村和农民看作是充满生机和活力的。这样导致政府的很多特别体现战略高度的政策导向遭遇执行主体不具备有效执行力而实现不了的尴尬境况。用克强经济学理论解释,就是没有可靠“抓手”。
  二、打开“三农”核心痛点,关键是找到“新农业主体力量”
  农业政策研究主管部门长期用僵化、教条理论讲空话、讲套话,不能突破“三农”核心痛点, 结果就表现为隔空喊、推着干、没抓手。
  “三农”核心痛点必须破除,否则就会误国误农民、难以摆脱目前“三农”发展困境,还会错失在世界粮食产业发展竞争中最重要的发展机遇,继续拉大中国与世界发达农业经济体的差距,导致“加大创新改革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基本国策落空,粮农百姓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许变得更加遥远。同时,由于不能有效缩小与国际粮价的大幅差距,国家以高价保护的调控也愈加不堪重负,像去年卖粮难、储粮更难的无奈境况还可能会愈演愈烈。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培育发展新动力,优化劳动力、资本、土地、技术、管理等要素配置,激发创新创业活力”。这为我们打开“三农”核心痛点建立了前沿理论指导。
  “三农”变革再不能让农民跳独角戏,勉为其难担任农业现代化主力军。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责任主体和执行主体必须要有可靠的承担能力和执行能力。责任主体和执行主体选择错误,就像盖房子的根基没有选择好,是很难盖出好房子的,即使勉强建起也会倒下。
  打开“三农”核心痛点,打造可以推动中国农业历史性进步的“新农业主体力量”,是中国“三农”协调发展的关键。
  三、打造“新农业主体力量”,再论农牧乡建一体化集团模式
  “三农”变革和中国农业现代化的伟大征程,再不能让农民跳独角戏,而是需要从政策、体制、舆论等多方面营造出强大的驱动力和吸引力,创造出非凡的组织力和凝聚力,吸引多层级的高素质人才和强大组织资源向这个平台汇聚。推动主流社会的贤达阶层、文化阶层、精英阶层等高素质人才群体投身中国广大农村,打造可以推动中国农业历史性进步的“新农业主体力量”,并使其成为农业现代化的执行主体,以此凝聚全社会的资源力量形成更加浩瀚的农业现代化创新、创造洪流。
  “农牧乡建一体化综合经营大型农业企业集团”创新体制,是以农民土地入股的方式集约100万亩-1000万亩耕地规模和粮食主产区农村自然荒水山林资源、并涵盖了牧业开发、美丽乡镇建设、村镇地产经营、加工仓储物业、农业旅游养老等一体化综合经营的大型农业企业集团。
  “农牧乡建一体化综合经营的大型农业企业集团”创新体制,将营造出强大的驱动力、吸引力、组织力和凝聚力,也将会吸引多层级的高素质人才和强大组织资源向这个平台汇聚,推动中国农业现代化建设的“新农业主体力量”形成,产生吸引、驱动、汇聚、叠加的持续循环效应。
  “农牧乡建一体化综合经营的大型农业企业集团”创新体制,是集合企业家及企业家背后的多重资源,带领农民、建设农业、繁荣农村,是运用系统化思维和辩证哲学发展观等形成的符合中国国情、民情和农情的可持续的创新体制发展模式。
  农牧乡建一体化体制模式,不仅能可靠推动最广大底层农村的农民通过与企业集团的紧密利益联结,实现体制性持续富裕。还将通过企业管理体系和组织化手段,可靠解决农田面源污染问题。更可以协同推动实现农村政治生态、社会生态、文化生态、经济生态和自然生态的和谐繁荣。
  未来,“农牧乡建一体化综合经营的大型农业企业集团”,必将催生出“三农”协调发展的体制性富农快车效应,让农民坐上车,拉着农民跑。

上一篇:扬中农行精准发力服务“三农”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评价: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