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农维权>>小伙打工3天左腿截肢 开发商给10万医药费后消失

小伙打工3天左腿截肢 开发商给10万医药费后消失

发表时间:2013-08-13 17:45      作者:曙光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母亲摸着刘传意的残肢

  楚天时报讯 记者刘彦文/图

  病床上的刘传意瘦骨嶙峋,21岁的他正用手不断揉搓左腿残肢。7月22日,他在鄂州长岭一家建筑工地做工,因意外砸伤左腿不得不截肢。开发商缴纳了一笔医疗费后避而不见,面对医院的催款一家人一筹莫展。

  打工第三天遭遇祸事

  对刘传意来说,这一个月的医院治疗简直是场噩梦。7月22日,家住梁子湖区东沟镇佰岩村1组的刘传意经姐姐熟人介绍,来到鄂州梁子湖区长岭镇一家名为商贸园的建筑工地做木工,一天150元。

  7月份最高气温多在36℃以上,可刘传意并未因高温拒绝这份工作。他说,家里只有他一个儿子,父母年纪大了,不愿他们太过操劳。

  刘传意干活很卖力,每天早上天一亮,他先围着村子跑跑步,然后到工地上干活。晚上收工后,他就回家陪父母聊聊天,或者带上电网去田里捉鱼。

  可就在工作的第三天,刘传意的生活被彻底打乱。那天一大早,他到工地顶楼7楼拆支撑天沟的木板。谁知拆完木板后,长达45.44米的天沟因失去支撑瞬间坍塌,躲避不及的刘传意左腿被砸伤,上半身悬在7楼空中。

  刘传意的姐姐刘柳英说,混凝土结构的天沟有近几千斤的重量,弟弟6点半被压住,工友挖了半个小时才将其救出来。当天送到医院已9点,医生表示只能截肢。

  一家人仅靠低保度日

  被推入手术室的刘传意没想到,第二天术后醒来,左腿竟然没了!从出事到现在,20天已经过去,他每天都要承受截肢带来的剧痛。以前几乎不流泪的他,晚上会因为疼痛躲在被窝里流泪。“疼的时候想大喊,可是病房里还有其他人,只能忍着。”刘传意最担心的是,自己成了一名残疾人,将来很难改变家庭的贫困,甚至自己都成了家庭的负担,“不过我不会轻生,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我做不出来。”

  刘传意的母亲徐顺娥,天天都在医院陪儿子,帮儿子用热毛巾敷残腿。这个农家妇人十几年前就身患怪病,全身长满肉瘤却无钱去医。现在为了儿子,一家人都没干农活,全靠低保度日。

  父亲刘厚清58岁,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儿子出事后,他并不懂如何维权,一切事宜均由女儿和侄子处理,他常常躲在医院角落抽烟,藏起了心里所有的想法。

  二姐刘柳英和堂哥刘传启,如今放下所有事情帮弟弟维权。刘传意进手术室时急需输血,仅90多斤重的刘柳英,毫不犹豫地挽起袖子献了300ml血。本来就贫血的她因连日劳累,经常在医院反胃呕吐。

  暂时联系不上开发商

  昨日,刘柳英介绍说,弟弟刘传意出事后,开发商盛某只在第一天露了面,缴了10万元医院费后就再未出现。十几天前,盛某就称会来续交医疗费,可现在10万元治疗费已用完,盛某仍未出现,电话也联系不上。

  堂哥刘传启表示,他曾经去镇政府咨询此事。审批土地的刘姓官员对他说,商贸园的地是政府批的,但开发商开发该建筑时并未取得任何手续,属于违章建筑。

  刘柳英和刘传启找过镇政府、住建委等单位,可协调至今开发商盛某仍杳无音讯。

  他们也找到盛某在当地开的酒店,酒店负责人说该酒店不属于盛某所有,并称盛某的老婆也与盛某离婚。

  据了解,该工地给刘传意买过一份平安的普通意外伤害保险。一名负责理赔的龚姓男子说,保险公司会先行垫付***医药费,包括***在内保险公司最高赔偿金额6万元,至于理赔金什么时候发放,时间暂不能确定。

  劳动部门将助其维权

  目前,刘传意想到劳动部门寻求帮助,申请工伤鉴定。

  记者从鄂州市劳动监察支队了解到,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刘传意可到梁子湖区劳动监察支队进行投诉维权。

  梁子湖劳动监察支队队长朱传银表示,申请工伤需看用人单位与雇员是什么关系。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关系必须是用人单位的职工,即与单位有劳动关系者。劳务关系的被雇佣者与雇佣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一般建筑工地请的工人,大多都是劳务关系。

  但朱传银说,刘传意的情况劳动监察支队受理后,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其维权,先让开发商支付医疗费。后期赔偿,若与开发商协调不了,那刘家可走法律程序,将开发商告上法庭。

上一篇:暴力强拆受害者为何是农民?山东夫妻***被绑遭强拆 下一篇:谁动了我的老屋?

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评价: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友情链接